自2017年夏天,民间戏剧团队草台班的年轻成员们,展开持续数月的青年议题研讨,《草芥》是一个阶段性成果,希望以剧场方式呈现出来供观者围观。这将是草台班又一个集体创作的作品,它集合不同参与者的视角,重新整合对同代人、对历史中这些社会最鲜活力量的理解。《草芥》延续草台班近年从《杂草》(2016)开始的形式探索,寻求在特定空间里的现场表演。它涉及方式包括剧场、表演、声音、音乐和影像等。

2016年的春天,世界依然如此不安,大地万物催生,其中也摇曳起这些杂色的草们——埋身于形形色色,从尘土和腐败中新生。《杂草》演出现场不设座位,演出者一个个从观众中现身,表演以肢体为主,也借助影像、独白、小丑、演唱和游戏等进行。演出者贴近观众,甚至借了围观者的举动与其互动,不拘一格地铺展戏剧。《杂草》从草台班成员新近的身体探讨发展而来,剧长70分钟,赵川导演。这部新作以鲁迅《野草》中生与死的惨烈语言为底色,在浸没式空间及中国式围观中演绎,探索剧场与日常边缘的非常表演,藉此尝试撩拨今天生存状况里的种种困境,激活身体/人的真正“在场”感知。

社会剧场三部曲

《世界工厂》系列 World Factory

2014-2016

它以新颖的纪录剧场形式,讲述世界工厂最早从欧洲出现,到目前在中国发展中的时间、空间和变迁;并同时,交织了一位年轻人参与这出戏的创作过程中,个人的成长经验。

更多信息

《小社会》系列 little society

2010-2012

以大社会中的小环境为探讨主线,将作为主要表现形式的单人创作和表演贯穿起来,内容涉及多种市井生存状况。演出强调身体和语言表达的浓缩提炼,以获得更为贴切的社会质感,和留出戏外的思辨空间。

更多信息

《狂人故事》系列 Madman story

2006-2007

2006和2007年创作、演出的《狂人故事》和《狂人故事·私元年升级版》,以草台班初期开始的集体创作方式,在创作和排演中努力挖掘直接的个人、社会与剧场演出的关系。

更多信息

这出戏是2009年开始的一些思考的积累。一些片段在这几年里酝酿、尝试和形成。有一天,我发现通过它们,其实我在针对同一类问题。它们源自不安,进而窥探不安。在那类问题和困扰里,身体到底意味了什么?然后便是,我们怎么能在剧场中沟通,讲出那些“凡人”的挫败和抵抗。那个世界里的种种,看起来像是法律决定一切,但其实安全/危险/戒备/自由的概念却混淆一团。资本操纵媒体,戴上娱乐大众的面具,不停地重复并推动着种种快感经济。精英们把持的特权阶层垄断权力,世代相传。某些不安引发更大不安,它们变本加厉,将人们置于各种层面的紧张和恐慌中。生活其中的人试图描述或揭露,而那些恐慌明摆了让你没法说,让每个人感觉无能为力。然而,人们是否能够搞清:真正的危机其实来自哪里?无力和萎靡之际,人能将希望转向石头吗,能吗......

该剧由草台班集体创作,赵川、刘阳联合导演,艺术总监王墨林,剧长1小时。《38线游戏》用工作坊方式,通过各种游戏进行隐喻或直接讽刺,表达六十年来被无情分裂但无法割断的南北朝鲜和台湾海峡两岸的人民,对政治分割的控诉和戏谑。台湾资深小剧场人王墨林的加入,更让朝鲜半岛问题与台湾海峡两岸割裂的潜在线索显现出来。2005年5月该剧作为光州民众戏剧节首演剧目在韩国演出,随后并在上海演出。同年10月,赵川将该剧延伸发展成《台北三十八度线》,带往台北演出。在舞台上,两岸知识分子直接就“冷战”经历展开对话。参加演出者包括两岸重要戏剧人王墨林、张献和钟乔,以及后来成为台湾帐篷剧骨干的段惠民等。

更多作品

《废物》THE REFUSE

2015
这个剧场演出来自于凯.图赫曼(Kai Tuchmann)和草台班合作推进的纪录剧场工作坊。贯穿其中的是海明威小说《老人与海》和大家对棚户区历史的研究。

更多信息

读剧《阿拉法特头巾/中国制造》

2013
在这个出自巴勒斯坦年轻作家的剧作中,通过她的独特语言方式,我们或将会意识到迫害和抵抗是怎样就在日常生活的眼皮底下发生,残酷,而且持续不断...

更多信息

《小社会之夜》

2013-2014
这是自2013年开创的一种现场交流形式。用纪录影像、个人创作表演、演后交流,重新回望草台班重要作品《小社会》的排演历程和方式。

更多信息

《变形花园》Metamorphosis Garden

2013
剧中抽象的肢体动作、甜美的童话、诡异甚至血腥的小寓言、以及对周遭女性的真实采访录音被编织在一起。女性如何来认识自身,来应对这个纷繁复杂又无尽孤独的世界,变化或异化,善和恶,梦想和欲望?

更多信息

《我把春天喜欢过了》BEING ALIVE

2013
《春的临终》成为本剧的创作激发点,它举重若轻地剥开层层“防卫”,让我们在内心最深处与“人”相遇,也藉由这样的映照,剖析出缠绕在生活之中的生命质感。

更多信息

《翘臀时代》

2013
屁股社会的“股民”们,有眼无珠,熙来攘往;有时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闷屁,有时屁话连篇,有时屁滚尿流,有时...... 而居然,还跳舞,还唱歌!屈居下方的屁股,是“股民”们沉默的脸,却充满表达的欲望...... 在这个社会,仿佛还有些什么,值得人们翘臀以盼!

更多信息

《共和笔记12.5》

2012
孙中山说“天下为公”,即国家的治理是所有公民的共同事业......然而,沃德罗在他的忠实追随者簇拥下,登上一辆平板卡车,宣读《海螺共和国独立宣言》。他手持一条古巴面包,向一个穿了美海军制服的男人头上打去,象征他们脱离美国的武装反抗正式开始......

更多信息

《人间一壶酒》

2011
由草台班集体创作而成,是我们与酒的故事会和讨论会。那些人与酒的故事,或轻松或惆怅,它们呈现出人在追求快乐和意义的道路上,丰富的情感表达,和对人生的深入领悟。而对酒的讨论及其过程,又折射人们对待酒的理性态度…

更多信息

偶戏《奉献的树》

2011
2010年草台班老成员侯晴晖在韩国民众剧场界工作两个多月,接触到欧美及韩国偶剧领域的艺术家们,相比之下,深感国内现代偶剧的贫弱,于是很希望做些微的努力使这种状况有所改变。之后,通过大家的积极参与,草台班尝试小型偶戏《奉献的树》,并通过社区演出及工作坊,试图培养孩子们对观看偶戏的兴趣甚至参与的热情。

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