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社会之夜》

民间戏剧团体草台班创作演出的《小社会》是在社会的急速前行和撕裂中,以剧场排演重建过去、现在与未来的联系,重建自己、他人以及角色的连接。它是草台班2005年成立以来重要的直逼现实的社会剧场作品。
《小社会之夜》用纪录影像、新的个人创作表演和演后交流,重新回望“小社会”的历程和方式。

出品:草台班
艺术总监:赵川
执行制作:秦冉
纪录片作者:高子鹏
舞台监督:刘念
致谢:知了茶院/下河迷仓/季风书园/古美文化中心

2013年
8月25日晚8:00             海口市中山路露天舞台
9月28日晚7:00             上海季风书园(地铁10号线上海图书馆站站内)
10月21日晚6:30           上海季风书园华师大店(因不可抗力因素取消)
12月26日晚7:00           南京先锋书店五台山店
2014年
6月4日晚7:30               西安美术学院
6月7日晚8:00               兰州花儿剧场
6月12日晚7:30             西宁小桥市民中心
6月15日午2:30             银川种太阳青少年活动中心
6月20日晚7:30             呼和浩特时光简影咖啡馆
6月27日晚7:30             北京南锣鼓巷戏剧节蓬蒿剧场

 

纪录片《草台班拉练2011》

独立电影作者高子鹏2011年随草台班“拉练”巡演。他将途中的纪录和感受,做成了这部半小时长的纪录片,送给草台班朋友们。草台班曾于2009年和2011年举行过两次为期一个月的长途巡演,自称为“拉练”。成员们坐火车转战不同城市,一个月中连续旅行、演出、做工作坊和讲座,在各地的演出场所包括图书馆报告厅、校园课堂、饭店、酒吧和美术馆等。

 

现场短剧演出

吴梦《最后的天空之后…》
多年前读到巴勒斯坦诗人马哈穆德·达威什的一句诗,“最后的天空之后,鸟儿将飞向何方”,内心五味杂陈,试着把感受到的东西用肢体来表达。

王毅飞《船》 
束缚,找寻,希望。即使超人也无法改变世界,但是我们开始找寻。即使我们还找不到方向,但是我们开始找寻。不同的足迹走到一起来,即使我们失败了,至少我们已经试过,我们留下了那艘船。

侯晴晖《两张符》
奶奶有两只口袋 / 不装米不装面也不装菜 / 装着她的老血老肉 / 和她迟钝的神经
奶奶的两只口袋 / 垂在她瘪瘪的肚子上 / 在盛极一时的夏天 / 晃晃荡荡 / 十分难看
当那血肉年轻时 / 那是她孩子们的命 / 当那神经敏感时 / 那仿佛能接通男人们的爱 / 或者所谓的爱或者 / 被欲望撑大的愉快
现在 / 奶奶的口袋 / 是不能触碰的疲惫 / 是一碰就破的衰老 / 是无人理睬的记忆 / 是斑点、皱纹画在她老皮上的 / 两张符
人们喜新厌旧 / 人们旧恨新欢 / 人们新陈代谢 / 人们推陈出新 / 没有人愿意记住 / 那两只破口袋 / 奶奶,你听我说 — / 衰退是硬道理
现在 / 奶奶的口袋 / 已经烧成了灰 / 被埋进土里 / 就在地下

庾凯《催眠曲》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我还是被什么惊醒了?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你不要乱想乱说,你要听话。
“睡吧睡吧我亲爱的…”,没有问题,一切都很太平。
你什么都怕,也让我害怕。你什么都怕…

秦冉《我的障碍》  
这些障碍当然是我自身就有的,有些好了,有些仍然在继续着,时不时会发作。
它比较像对生活的一种总结,一种警惕,一开始只是些很破碎的词,后来逐渐开始成型,变得更加押韵,有艺术性以后,我觉得没有我想象中那样糟糕,这种糟糕是把自己的缺点,负面的东西呈现出来,相反我逐渐开始平静,并且很乐意被别人看见这样的“缺失”。

吴加闵《盘中餐》
控制与被控制?三个多月的工作经历让自己就像在盘子中挣扎,从一开始的新鲜,到之后不适应、排斥,又慢慢妥协,到现今又想做点什么。在这段时间里,每天的工作会接触到不同年龄段不同体态不同面貌不同身份而又想寻找或多或少有少女情怀的人,感觉自己在不同的欲望中穿梭,每天的工作不断地在刺激自己的感官,想要拒绝,但必须要工作。只能边走边摸索。

于玲娜《戏龟》

 

艺术总监  说

赵川:在2009年至2011年的《小社会》排演中,有一个问题总悬在上面,那就是“小社会”的未来是什么。时至今日,我们一直带了这个问题前行,并在这些《小社会之夜》里与大家分享和分担。